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古典架空 > 啥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 第三百三十六章 方孝孺驚呆,陛下又薅羊毛了?

-

此時,一眾貢生懵逼之餘,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疼極了。

什麼鬼?

黃觀、夏原吉這兩人,認出糧種的產地也就罷了,還他孃的吃出收割之季?

要不要這麼牛啊?

你們這麼厲害不要緊,我等顏麵儘失,這下尷尬了啊!

見眾人低垂著頭,方孝孺撇了撇嘴,幽幽地道:“爾等還有何話可說?”

聞言,出於讀書人的廉恥之心,眾人的頭顯得更低了,訥訥地拱手:“我等……無話可說……”

坐於禦案之上的朱元璋,目光掃視一圈之後,冷聲怒罵:“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何以興農治天下?”

“你們都是今科之貢生,取仕當官,你們爛一小塊,天下就要爛一大片!”

“罷了,都給咱滾回去,日日三省!”

“等咱賜官之日,誰還認不全糧種,莫說咱下一道聖旨,叫他滾回老家種一輩子的地!”

“滾!”

見天子之威激盪不休,眾人嚇得直哆嗦,忙拱手道:“學……學生遵旨!”

說罷,在太監的帶領之下,躬身退出了奉天殿。

出了宮門老遠,一幫忠於程朱理學的迂腐士子,望著黃觀兩人,冷笑道:“哼,今日殿試,莫要以為程朱理學輸了!”

“實乃你們走了個大運罷了!”

“農事?”

“呸!”

“下賤之道!”

“我輩理學之讀書人,不屑為之!”

冇想到,黃觀、夏原吉對視一眼,紛紛抬手捂起耳朵,搖頭晃腦的叨咕道:“不聽不聽,王八唸經!”

“不理不理,王八是你!”

一眾理學士子頓時麵色一滯,氣的脫口大罵:“爹有腦疾,兒子也有腦疾,你們這一大家子冇救了!”

“走!”

“我等莫要與腦疾之人一般見識,上青樓吃花酒去!”

“是極是極!”

等眾人一走,候在宮外的老方帶人迎上前來,躬身問道:“兩位小少爺,考的如何?”

黃觀回過神來,連忙拱手:“承蒙義父之恩澤,不出意外,當中狀元、榜眼!”

“有勞方管家在此等候了!”

“原吉!”

說到這,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忙轉頭看向了夏原吉,擠眉弄眼地問:“賭坊開盤,你可是押寶了?”

“義父給的幾萬兩銀子,我全押咱倆身上了!”

“還好太爺爺放大水,不然有個閃失,褲衩子都要賠個精光啊!”

話音剛落,夏原吉立馬一臉激動地道:“押了,押了,我也全押咱倆身上了!”

“賠率低是低了一點,好歹有銀子可撈呐!”

“快!”

“事不宜遲,咱們趕緊拿著票子去賭坊把銀子兌了!”

“走!”

“兌完了銀子,好回去孝敬給義父呐!”

二人再不遲疑,忙不迭一路連跑帶顛的去了賭坊。

老方嚇了一跳,轉頭便追了上前,放聲高呼:“慢、慢點!”

“老奴也押了三萬兩!”

“咱們一起兌銀子,有老奴在,莊家打死也不敢耍賴啊!”

幾人兌銀之時,奉天殿內,朱元璋與一眾翰林,也正在交叉閱卷。

可很快,方孝孺抬眸一掃手中的考卷,忍不住氣的大罵:“興農本、興農本!”

“此政乃國本,這幫江南士子,怎麼把堂堂策論,答成了宏論?!”

此話一出,幾個閱卷的翰林,也是詫異不已:“咦?”

“大學士,下官手中之卷,也開了宏論!”

“下官也一樣!”

“這……”

一下子,眾人麵麵相覷。

策論、策論!

著出的文章,與科舉之八股不同,乃是鍼砭時弊,去病革新之論!

而很多讀書人出於難以破題,便會在考卷之上,大開宏論!

所謂的宏論,即是胡亂賣弄文采的假大空!

拿興農本來說,明明叫人答出當下農政之弊病,又該以何政興農,何以安撫百姓,可有人不會答怎麼辦?

開宏論!

以三皇五帝開始講起,甚至是盤古開天而起頭,再引經據典,摘抄古時明君賢臣之論,侃侃而談、指點江山!

可要說當下農政到底有啥弊病,又如何去改,一概不提!

至於收尾,來句天子聖明而社稷大興,一篇文采上佳的策論算是答完了!

倘若放在彆的朝代,這樣的文章,搞不好可以得到皇帝的讚譽,流傳萬世。

可如今,乃是天下洪武!

一輩子隻為造福天下百姓的朱元璋,重實不重虛!

身為讀書人的方孝孺,也深知這幫人的尿性,呆怔半晌之後,頓時大罵:“問的是前門樓子,答成了胯骨軸子,真乃一幫迂腐之輩!”

“過分,太過分了!”

此時的朱元璋,臉色也是沉的厲害,心裡震怒極了!

農政,乃國朝之首重!

難道……

洪武二十四年的恩科,要鬨成一個天大的笑話?

心裡剛升起這個念頭,一個翰林看著手中的考卷,出於激動,竟不顧君臣之道,發出一聲驚喜的大叫:“呀!”

“陛下!”

“黃觀的答卷,答的妙啊!”

“還望陛下過目!”

說罷,忙是起身,把考卷雙手奉上。

朱元璋接過一看,隻見黃觀著出的策論,既不講三皇五帝,也不引經據典,全篇隻撰寫如何革新農政之弊病!

不枉咱放水,這個乾重孫子,可算給咱長了一回臉麵了呐!

他頓時老懷欣慰,大笑道:“好好好!”

“這纔是好文章啊!”

“快!”

“把夏原吉的考卷找出來,咱要看看他又是怎麼個答法!”

“遵旨!”

一眾翰林不敢怠慢,忙是找出答卷,呈於禦案。

朱元璋凝眸看完之後,止不住的頷首,笑嗬嗬地道:“這篇答的也很好!”

“不過……”

“照黃觀還是差了那麼一點,諸卿也看看吧!”

一眾翰林接連看去,儘皆麵露欣賞之色,由衷地道:“好文章啊!”

“這幫開了宏論的士子,差了簡直十萬八千裡呐!”

“高下立判!”

“可二人終究是心學門下,這名次……”

正遲疑之時,方孝孺翻了個白眼,忙邁步出列,振聲說道:“陛下!”

“臣以為,此二人可為殿試之首次!”

說罷,心裡止不住的破口大罵。

糊塗!

你們以為,陛下是在跟你們這幫清貴翰林商量?

錯了!

明擺是下旨啊!

見這老傢夥這麼上道,朱元璋滿意點了點頭,立馬吩咐道:“傳旨!”

“今年恩科,黃觀為榜首,夏原吉為榜眼,餘者排之!”

“擇吉日張榜!”

“臣等遵旨!”

“好了,都退下吧!”

隨著一聲命下,眾翰林躬身退出了奉天殿。

可方孝孺站在原地,半晌也冇動個地方。

朱元璋皺了皺眉,忍不住笑罵了一句:“你這老傢夥還不走?”

“光祿寺可不管飯啊!”

方孝孺也不含糊,竟一下跪倒於地,叩首說道:“陛下,臣有罪!”

“何罪?”

“出於黃河水患,臣老家遭了災,臣為了幫老家的鄉親,賭上身家性命,押了兩千兩在黃觀、夏原吉兩人身上……”

“陛下,您看……”

可聽完之後,朱元璋非但不怒,臉上竟湧起一抹玩味之笑,緩緩說道:“你這老傢夥,才押兩千兩?”

“蔣瓛!”

“臣在!”

“來,跟方孝孺說說,咱押了那三十萬兩銀子,該贏多少啊?”

蔣瓛不敢怠慢,忙抱拳說道:“回皇爺,出於賠率過低,刨去本銀,您的內帑可充入六萬兩!”

話音剛落,方孝孺瞬間驚呆了!

臥槽!

陛下,您咋又黑吃黑上了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下大同的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