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古典架空 > 啥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鹿鳴宴始,孔訥嚇癱了

-

此時,方孝孺整個人都懵逼了。

陛下以三十萬兩銀子入場……

一賠四之下,莊家豈不是連褲衩子都要賠個精光了?

他壯足了膽子,忍不住抬眸說道:“陛下,容臣大不敬,若是宮裡押注,恐怕要驚動了莊家啊!”

朱元璋一臉詫異地道:“你這老愣頭青,當咱是傻子?”

“以一個假身份去下注便是了啊!”

“要不是怕莊家賠不起,咱少不得要下注一百萬兩銀子!”

“莊家敢不認賬,立馬下昭獄!”

說罷,心裡止不住升起一個念頭。

賭坊,也歸商稅司節製吧?

看來,回頭撈完了銀子,再叫商稅司去收一波稅!

既然薅了,定要薅個痛快才行呐!

見陛下如此的恬不知恥,方孝孺瞬間默然了。

得!

你是皇帝,你牛皮!

老夫還敢說啥?

他連忙拱了拱手,叩首道:“陛下聖明!”

朱元璋大手一揮,淡淡道:“好了,去放榜吧!”

“噢,對了!”

“雄英門下出了兩個榜首,你帶著咱的聖旨,跟禮部說一聲,大開鹿鳴宴吧!”

“正好,當作這娃子的慶功宴了!”

鹿鳴、鹿鳴!

此宴,起於唐代,於放榜次日,宴請登科之士子,歌詩經之鹿鳴!

司稱鹿鳴宴!

方孝孺也深知此宴的由來,於是麵色一肅,拱手道:“臣遵旨!”

朝廷放榜。

一大早,朱壽帶著黃觀、夏原吉出門,一路來到府學。

來到門口,映入眼簾的是如海一般的讀書人,一個個顯得激動極了。

見朱壽邁步而來,有人頓時一拍大腿,放聲高呼:“諸君,快來看,押注夏原吉十萬兩銀子的那個大傻子來了!”

“咦?”

“站在這傻子身邊之人,豈不正是黃觀?”

“難道,此人正是朱壽?”

“怪不得要押注夏原吉,嗬,打腫臉充胖子啊!”

一下子,眾人議論紛紛。

朱壽也不生氣,順勢舔著一張大臉,笑嘻嘻地道:“你們這幫蠢材,莫管本少爺是不是傻子,拿出十萬兩銀子再說啊!”

“彆說本少爺羞辱你們,在場有一個算一個,全他孃的是窮逼!”

“十萬兩銀子,本少爺賠了也不心疼,你們呢?”

“縱是十兩銀子,怕是也要哭死了吧?”

窮逼?

這是啥詞?

莫不是羞辱我等窮困潦倒?

這回,輪到眾人臉色發綠了。

該死啊!

這人的嘴巴,也太損了啊!

正要再說,一聲鑼響響徹整個府學,差役放聲大叫:“放榜!”

一下子,萬千攢動的人頭,翹首以盼。

隨後,一個學官領著眾差役魚貫而出,張貼恩科之北榜。

眾人看向了朱壽,鄙夷大笑:“你個低賤的商賈,十萬兩銀子,怕是要冇嘍!”

“這榜首,定是袁兄……”

“娘咧!”

“榜首咋是夏原吉啊?!”

話音剛落,眾人彷彿見了鬼一般,震驚的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

什麼鬼?

夏原吉還真就高中了?!

憑啥?

至於此時的夏原吉,饒是心有預料,也忍不住激動壞了!

中了!

中了啊!

寒窗苦讀多年,一朝金魚躍龍門!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光耀門楣啊!

他順勢便跪了下來,淚水佈滿臉龐,叩首行禮:“孩兒夏原吉,萬謝義父大恩!”

“孩兒這一輩子,萬死不負義父!”

剛一開口,無數道羨慕、嫉妒、怨恨、懊惱的目光,齊齊看向了朱壽!

咋回事?

這到底咋回事?

區區一個低賤的商賈,憑什麼門下有兩位榜首啊?

何德何能?

而此時,朱壽大喜之餘,竟忘了扶起夏原吉,仰天哈哈大笑:“奶奶的,本少爺賺了四十萬兩銀子呐!”

“老方!”

“快!”

“十萬火急,趕緊去賭坊兌現銀子,不然莊家嚇得跑路,可就不妙了!”

“少爺放心,有老奴出馬,莊家定是插翅難飛!”

說罷,管家老方帶著幾個下人,領命而去。

眾人聽完之後,終於回過神來,一個個全都如遭雷擊!

對啊!

押注的銀子!

完了!

押錯了寶,這下輸慘了呐!

所有人頓覺心口疼的厲害,嗷的一聲滔滔大哭,如殺豬一般嚎叫:“銀子,本秀才的銀子啊!”

“天啊!”

“棺材本,家中悍婦的嫁妝啊!”

“這要是悍婦曉得了,還不得殺了本秀才呐!”

“我等這是造了哪門子孽,不活了、活不起了!”

這一刻,眾人撕心裂肺的痛哭,悲慘淒切,衝破雲霄。

朱壽心中毫無憐憫之情,滿臉鄙夷地道:“看看,本少爺說啥來了?”

“一幫窮逼!”

“兜裡冇銀子,亂賭個什麼勁啊!”

被他這一擠兌,眾人羞恥之心翻湧,瞬間炸裂!

抱頭痛哭、淚滿衣襟之餘,竟是有人哭的抽搐過去,倒地不起。

也就在這時,一箇中年人邁步上前,拱手行禮:“敢問閣下,可是朱壽朱公子?”

“找本少爺何事?”

“奉陛下諭,禮部擬定明日於梅園大開鹿鳴宴,還望朱公子攜黃觀、夏原吉赴宴!”

聞言,朱壽一下了愣住了。

咦?

鹿鳴宴?

本少爺,豈不是可以白嫖朝廷一頓吃喝?

轉念一想,他便重重點了點頭,笑嗬嗬地道:“這位大人,放心,放心,草民定如約赴宴!”

“走了啊!”

朝廷大開鹿鳴宴的訊息,轉瞬轟傳整個京師!

京師震動了!

鹿鳴宴!

文人雅士之盛事啊!

尤其是南北榜之榜首,同出一門!

若不前去一睹風采,豈不是人生一大撼?

正因如此,無數人蠢蠢欲動,連鴻臚寺的諸國使臣,都搭上禮部的門路,搞來了入門帖。wp

等到了次日,梅園大開中門!

無數京中顯貴,紛紛入場!

此時,一駕馬車之中,孔慈看向了施然端坐的孔訥,好奇的問:“兄長,你的胯下之傷,尚不見好,何苦來此呢?”

“鹿鳴宴罷了,豈可叫衍聖公入席?”

聞言,孔訥搖了搖頭,振聲說道:“區區小傷罷了,何足掛齒?”

“聽說那黃觀、夏原吉的義父,乃是商賈朱壽!”

“朱壽啊!”

“為兄今日前來,正是要看一看,這廝是不是皇長孫!”

孔慈恍然大悟之餘,心裡破口大罵。

兄長啊兄長!

你是鐵了心要作死是吧?

行!

等鹿鳴宴一完,老夫再叫幾個美妓鑽你被窩,流血流死你個老混賬!

正想著,馬車緩緩停下,外頭傳來馬伕的聲音:“老爺,梅園到了!”

隨後,兄弟二人邁步下車。

剛走到梅園門口,便聽到身後傳來一個清朗的嗓音:“觀兒,原吉,你們露臉之機到了啊!”

“此乃文人之盛會,搞不好就有名門之女赴宴呐!”

“正好,你們趁此良機勾搭一下,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給辦了!”

“是,義父!”

來人,正是朱壽。

孔訥頓時精神一振,連忙回首望去。

四目相對的這一刻,一張熟悉又陌生的年輕臉龐,登時映入眼簾,逐漸和腦中記憶逐漸重合。

一下子,孔訥嚇得麵色大駭,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臥槽!

臥槽!

臥槽槽!

朱壽此人,還真他孃的是皇長孫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下大同的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