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古典架空 > 啥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夏元吉、黃觀傻眼,恩府竟是劉三吾?

-

這一刻,大學士劉三吾滿臉的懵。

明教、明教!

以孔孟之道,宣以大明教化,這名號取的倒也正合聖心!

可很快,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看向了方孝孺,忙不迭地問:“若以明教為名,教主為誰?!”

出於人多眼雜,方孝孺也不說破,大笑捋須地反問:“劉大學士,你說呢?”

劉三吾一拍腦門,登時恍然大悟!

好傢夥!

看來,明教教主,正是皇長孫無疑了!

方孝孺下的這步棋,妙啊!

要是皇長孫登基之後,衍聖公一脈以教化萬民之功,如諸朝之武將一般養寇自重,可就大事不妙了。

不過……

若把教化之功儘收攏於皇長孫之手,定是朱家皇帝吐哺,天下歸心!

文治武功,亦如雄渾泰山而不可撼動!

好事!

轉念一想,他便止不住的點頭,很是耿直地豎起大拇指,驚歎道:“哎呀,方孝孺啊方孝孺,你這腦袋,多年迂腐如朽木!”

“今日,終於開明瞭一回啊!”

迂腐?

呸!

姓劉的,老夫告你毀謗啊!

方孝孺臉色頓時一黑,順手掏出一旁兵卒的佩刀,怒指劉三吾:“劉老匹夫,爾要試試吾之寶刀鋒利否?!”

劉三吾也不含糊,立馬也抽出一柄大刀,哼哼道:“吾刀也未嘗不利!”

“方老匹夫,你的門生走了大半,老夫的門生可都還在京師呆著呢!”

說到這,轉頭便對一眾門生吩咐道:“來啊!”

“把方孝孺圍了!”

“哼,老夫倒要看看,他如何敢跟老夫放肆!”

“是,恩府!”

一聲令下,眾多門生作勢欲圍。

方孝孺頓時嚇了一大跳,順手把大刀一丟,抬頭望天:“呀,天色不早,老夫回家睡覺去也!”看書溂

說罷,轉身一溜煙的跑了。

一下子,劉三吾拔刀四顧心茫然,訥訥地道:“這老匹夫,何時這麼慫了……”

也就在這時,朱元璋走上前來,說道:“老劉啊,秋闈在即,莫要耽擱了,趕緊去教授夏原吉、黃觀的學問!”

劉三吾心頭一凜,連忙拱手:“臣遵旨!”

此時,正值日上三竿,朱壽堪堪睡醒。

剛要去廳堂用膳,管家老方連跑帶顛的過來,點頭哈腰地道:“少爺,您的兩位義子,登門求見!”

呦?

這麼快就來了?

朱壽一下來了精神,忙揮手道:“快!快把本少爺的兒子們叫進來!”

須臾之後,夏原吉、黃觀兩人邁步走入正堂。

這陣子,兩人身為讀書人,卻拜一個商賈為乾爹,訊息傳入國子監諸多同窗的耳中,惹來無數人的譏笑。

在一眾士子看來,豈不是認賊作父?

可終究,一日為爹,終身為父。

兩人於一片罵聲之中,還是固守本心,來此謁見。

剛走入正堂,一抬手,見了朱壽的麵容,兩人臉色卻是綠了。

隻見朱壽睡眼惺忪,穿著一身露膛的寢衣,大馬金刀坐於主位,吊兒郎當的翹著二郎腿,姿態可謂是不忍直視。

夏原吉兩人對視一眼,頓覺悲從中來,恨不得捶胸跌足。

造孽啊!

自己到底拜了個什麼坑貨為義父?

兩人長歎了一口氣,躬身行禮道:“孩兒叩見義父!”

“呀!”

“原吉,觀兒來了啊,快快請起!”

朱壽伸手虛抬了一下之後,便開門見山地問:“聽說,再過幾日,便要秋闈了?”

“是啊!”

“科舉好啊,要不是為父乃商賈之身,也想考個功名呐!”

“你們要爭口氣,發奮苦讀,替為父圓了狀元之夢呀!”

夏元吉兩人連忙作揖道:“義父一言,孩兒們謹記,定不負義父之厚望!”

朱壽搖了搖頭,說道:“正所謂,光說不練假把式!”

“既拜了本少爺為義父,定不可壞了你們的功名!”

“今日,為了叫你們高中登科頭榜,為父臨時抱佛腳,請了一個高人,給你們補補學問呐!”

高人?

補學問?

夏元吉兩人心頭一喜,趕緊問道:“敢問義父,高人在哪?”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朱壽一下起了玩鬨之心,笑嘻嘻地道:“這位高人,正是為父呀!”

啥?

高人竟是義父?

夏元吉兩人聽得目瞪口呆,哭喪著臉道:“義父莫鬨、莫鬨啊!”

“不不不!”

“孩兒們讀夠書了,不用補學問,不補啊!”

朱壽搖頭晃腦,一臉激動地道:“學海無涯,豈有讀夠之理?”

“田忌賽馬!”

“若叫為父這個下等馬,來教授你們這兩個上等馬,絕配啊!”

“榜眼探花,當儘是咱們父子三人的囊中之物!”

聞言,夏元吉兩人嗷的一聲哭了。

要說缺德之心術,義父當為天下第一人!

可這教授孔孟之學問……

天亡我也啊!

一旦應下,縱是給他們八百年,也高中不了啊!

正要開口拒絕,門外忽然響起一道詫異的聲音:“咦?少爺,什麼什麼賽馬?”

話音剛落,劉三吾邁步走入。

一見到他,朱壽頓時收斂玩鬨,連忙迎上前去,拱手道:“劉先生,你來了啊!”

“正好,您來教授本少爺這兩個不成器的兒子吧!”

說到這,他轉頭看向了夏元吉兩人,笑道:“愣著乾啥,還不速速拜見你們的恩師!”

“再有,這幾日就住在府上吧,彆回國子監那等破地方了!”

啊?

原來,義父是在胡鬨呀!

夏元吉恍然大悟之餘,頓時鬆了一口氣,忙不迭行禮:“學生,叩見恩府!”

劉三吾捋須,笑嗬嗬地道:“夏元吉、黃觀是吧?”

“認了少爺為義父,你們有福了!”

“隨老夫來吧!”

來到書房。

劉三吾拿出了禮記,正色道:“來來來,今日,老夫教你們通讀四書五經!”

夏元吉兩人頓時一愣,忍不住問道:“恩府,秋闈在即,您不押題的嗎?”

押題、押題!

所謂的押題,正是以主考官的脾氣、心性、著書入手,來推斷對方會出什麼考題。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

一旦高中,光耀門楣,三代儘翻身!

正因如此,曆來之科舉,彆說寒門,縱是一眾詩書傳家的名門望族,都要重金請來諸多大儒押題,來幫助子孫金榜題名。

可此時,劉三吾卻搖了搖頭,一臉坦然地道:“押題?老夫還至於押題?”

“你們啊,且用心聽老夫之講學!”

“聽全了,高中頭榜,也是輕而易舉之事!”

不押題……

夏元吉兩人聽完之後,一臉的慘然。

義父請的先生,何來的自傲之心?

縱是當世大儒,考之於科舉,也不敢斷言高中啊!

自己這是誤認賊父呐!

罷了罷了!

且已認了下父子之情,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接下來的這幾日,一向烏煙瘴氣的府上,竟響起清氣滿乾坤的朗朗讀書聲,繞梁不絕。

等到了秋闈之日,剛過卯時,夏元吉兩人便要拜彆朱壽,前去科舉。

不料,走到朱壽的寢臥門前,門裡斷斷續續傳來一道道如雷的鼾聲,顯然正在呼呼大睡。

兩人對視一眼,臉色很是寥落。

得!

義父這是也對他們高中頭榜,不抱任何希望啊!看書喇

不然的話,豈會鼾聲如雷?

倒是管家老方,難得起了一個大早,叫下人備下兩頂轎子之後,便邁步上前,說道:“兩位小少爺,請吧!”

“今年之科舉,兩位小老爺定金榜題名!”

金榜題名……

有此缺德之義父,還提甚的名?

三年之後,再琢磨這事吧!

夏原吉兩人臉色一垮,心裡這麼想,嘴上卻歎氣道:“承方管家吉言了!”

說罷,邁步出府,上了轎子,一路來到了考場。

出於規矩,一眾赴考之學子開考之前,得去明倫堂拜見大宗師,也就是主考官。

來到明倫堂,兩人頭也不敢抬,登時叩拜行禮:“夏原吉、黃觀,拜見大宗師!”

大學士劉三吾坐於主位,麵上似笑非笑:“起來吧!”

聽著這道耳熟的聲音,夏原吉兩人頓時一愣,敬畏的緩緩抬頭。

唰!

四目相對!

映入眼簾的,是穿著一身大學士官袍的大宗師劉三吾!

一瞬間,夏原吉兩人全都傻眼了!

臥槽!

義父請的教書先生……

居然是大學士劉三吾?!!!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下大同的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