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g小說 > 古典架空 > 啥我竟穿成了大明皇孫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臥槽,父皇和大哥咋在臥龍府上?

-

一想到自己再無誅十族之危,方孝孺可謂是激動壞了。

他看向了一眾門生,止不住的捋須大笑道:“爾等之說法,老夫很欣慰!”

“有爾等前去教化,乃是海外諸國萬民之福啊!”

“放心,入了四海之後,爾等的家室、妻女,老夫定照顧妥善了!”

眾人納頭便拜,振聲高呼:“學生萬謝恩府!”

話音剛落,一個門生眼珠子一轉,邁步上前,忍不住拱手問道:“敢問恩府,入海教化一事,可要知會一聲孔門衍聖公?”

衍聖公,乃孔子嫡長子孫的世襲封號。

此封號,始於宋代,相當於八品官職,元廷則為三品。

直至大明開國,升為一品文官,班列文臣之首。

天下人的讀書人,世尊衍聖公一脈,也以配享孔廟為畢生之榮。

當代衍聖公,名叫孔訥,於洪武十七年襲封,官居正一品!

孔訥!

地位顯赫,諸儒共尊!

可此時,方孝孺聽完之後,臉色立馬黑了下來,罵罵咧咧地道:“知會個屁!”

“爾等一個個的,都給老夫記好了!”

“入海教化,乃是為我大明、為陛下教其萬邦來賀,不是為衍聖公一脈之牆頭草,當牛做馬!”

“誰若是非不分,立馬滾出老夫的門下!”

啥?

逐出門牆?

眾人嚇得一個激靈,連忙稱是。

不過,也有人下意識地問:“可是恩府,衍聖公,畢竟乃是孔孟之道的正統啊……”

話還冇說完,方孝孺氣的大怒,順手給了他一耳光,罵道:“迂腐!”

“老夫一世英明,怎麼就教出了你這麼一個榆木頭?”

“孔孟是孔孟,衍聖公是衍聖公!”

說到這,他滿臉的恨其不爭,怒聲道:“孔訥這廝,連他老祖宗的學問,說十句都得磕巴三句話,敬他乾甚?!”

“孔孟正統?”

“我大明皇帝認其是正統,纔是正統!”

“若是大明皇帝不認,孔訥放一百個屁,你們都得給老夫當作耳旁風,聽懂了嗎?!”

說這話時,他一臉的坦然。

當年,皇長孫尚在宮中之時,孔訥這廝仗著自己乃是孔門之子孫,出口大不敬!

這教化萬民之文治大功,乃是他方孝孺一心籌謀,獻於皇長孫的重禮!

若是孔訥曉得了此事,還不得把這功勞全都攬入孔門,叫衍聖公府之美名,傳世萬萬年?

哼!

老夫方孝孺,決不可叫衍聖公一脈摘了桃子!

見恩府大發雷霆,一眾門生則是瞬間換了一副嘴臉,放聲大叫:“恩府,學生悟了,悟了啊!”

“恩府放心,我等乃天子門生,定是隻尊陛下,不尊衍聖公!”

“如違此言,我等斷子絕孫!”

方孝孺這才轉怒為喜,笑嗬嗬地擺手道:“爾等之言,深得老夫之心也!”

“去吧!”

“該刊印聖賢書的去刊印,該打點行囊的去打行囊!”

“等我大明開海出征之日,老夫親自為你們壯行!”

“是,恩府!”

眾人恭敬的三拜之後,紛紛領命而去。

望著一眾門生離去的背影,方孝孺仰天大笑。

皇長孫!

老臣已備重禮,定萬死擁立於你這位嫡傳正統呐!

……

就在方孝孺帶著一眾門生忙的不亦樂乎之時,謹身殿內,蔣瓛正在向朱元璋奏報京中諸事。

朱元璋聽完之後,滿麵的古怪,問:“呂家和曹家火拚,呂章那個殺才居然輸了?”

“還賠了曹家六個小妾?”

蔣瓛一臉的尷尬,躬身說道:“回皇爺,據錦衣衛奏報……”

“曹家之人好似受了高人點撥,專挑呂章的屁股下黑手!”

“當晚,呂章請了全京師的名醫入府診治,恐怕一輩子也治不好自個的腚眼了!”

朱元璋聽得嘖嘖稱奇,忍不住失笑道:“有點意思啊!”

“呂章這廝,看來是賠了小妾又折兵啊!”

“也罷也罷!”

“儘管叫這幫江南士族內訌去吧!”

說到這,他又看向了一旁的朱標,問道:“標兒,方孝孺遣門生入海教化萬國這事,你咋看?”

朱標連忙拱手道:“父皇,兒臣以為,此事可行!”

“方孝孺迂腐,他的門生也是一脈相承,甚至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若有這些腐儒幫朝廷教化萬民,可使我大明王師不染半點汙名!”

朱元璋笑嗬嗬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好好,那就聽標兒的,叫他們去禍害海外諸國去吧!”

也就在這時,一個錦衣衛千戶邁步入殿,叩首道:“陛下,燕王殿下攜重禮,帶了藩王印璽,要去商賈朱壽的府上!”

呦?

藩王印璽?

老四這是不裝了?

朱元璋一下來了精神,大手一揮道:“標兒,走吧,咱們爺倆也該跟壽兒一起投奔老四了!”

“是,父皇!”

說罷,父子二人換了便服,一路快馬來到了朱壽的府上。

剛跨過門檻,朱標放聲大叫:“壽兒!壽兒!爹和你爺爺來看你了!”

“來了來了!”

話音剛落,朱壽嗖的一下從後院竄了出來,驚喜道:“呀,老頭子,混賬老爹!”

“你們來晚了啊!”

“府裡剛吃完一頭上吊而死的母牛,不然的話,你們大可以吃上一頓全牛宴了呐!”

全牛宴……

朱元璋臉色一黑,冇好氣地道:“你啊你,輕點吃吧,耕牛何其無辜?”

“壽兒,你爺爺說的冇錯!”

一旁的朱標也是氣咻咻地道:“吃了母牛,小牛犢咋辦?”

朱壽一臉詫異地道:“混賬老爹,這你就不知道了吧?”

“母牛上吊之後,小牛犢哀莫心死,一個不慎,崴腳崴死了,與其孃親一鍋燉出來了啊!”

一下子,朱標便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至於朱元璋,忽然想到了什麼,立馬轉頭吩咐了一句:“老方,去,給壽兒找一件厚襖子穿上!”

“是,老爺!”

管家老方也意識到了什麼,連忙領命而去。

聞言,朱壽頓時一愣,忍不住道:“老頭子,這還冇入冬,叫孫兒穿襖子乾啥?”

朱元璋揹著手,笑眯眯地道:“你這娃子,咱是你爺爺,還能害你不成?”

“聽話!”

“省得一會腿疼、屁股疼!”

說罷,老方折返而歸,把一件襖子披在了朱壽的身上,語重心長地道:“少爺,定要穿好了啊!”

朱壽一臉的懵。

一旁的朱標,也是眉頭一皺。

什麼鬼?

不是父子聯手嚇一嚇老四嗎?

父皇給壽兒披襖子乾啥?

要揍,孤也是揍老四啊!

難道……

父皇被老四給氣糊塗了?!

心中正詫異之際,燕王朱棣坐著的馬車,也停在了府門外頭。

他邁步走下馬車,看著眼前這座庭院,桀驁的臉上湧起了一陣暢快笑意,喃喃道:“臥龍啊臥龍,本王朱棣,來了!”

馬和邁步上前,看著他一身的錦服,躬身問道:“殿下,您既然要請朱公子出山,為何不穿藩王蟒袍?”

“你不懂!”

朱棣搖了搖頭,一本正經地道:“本王若穿著蟒袍來見朱壽,他定要叩拜本王,那可就一點樂趣也冇有了!”

“本王啊……”

“要給這娃子一個大大的驚喜!”

“本王很想看看這娃子,當曉得本王正是他的結拜大哥之時,嚇壞了的樣子!”

馬和恍然大悟,連忙拱手:“殿下高明!”

“行了,你且在這呆著,本王進去一見臥龍!”

說罷,燕王朱棣邁步入府。a

朱壽!

嘿嘿嘿!

娃子啊娃子,本王來拐你回燕王府啦!

在這個念頭的驅使之下,他一跨過門檻,便激動的放聲大叫:“二弟,本……”

可話剛開口,一抬頭,朱壽爺孫三人的麵容,直直映入了眼簾。

尤其是見到了朱元璋、朱標之後,他一下傻眼了!

哐當!

堂堂燕王之尊,彷彿見到了鬼一般,瞬間嚇得麵如土色,一屁股癱倒在了地上!

哎臥槽槽槽!

本王的父皇和大哥,咋在這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天下大同的大明我開局帶著皇帝爺爺跑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